6A 陳幗穎同學
迎第計數器來賓!

一、前言

毛澤東主席曾說過“人多好辦事”。但事實上,人多卻是手腳亂。經濟學的“遞減回報定律”(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說如果更多的可受因素增加在一個不變的因素,例如本金及技術,生產總值及平均生產值便會下降,引起一個反效果的作用。假設中國是一個“短期生產”(Short Run),人民是可變因素,中國的本金及技術是不變因素,那麼不斷地增加人口,可變因素便會影響到總生產值及平均生產值等,換言之便會影響到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增加人口如何影響到人民的生活水平呢?中國的人口總值又為甚麼會不斷增加呢?這幾點是我想在這裡討論的問題?

中國的人口是不斷的增加,1952年根據全國人口普查,我國進入了第一個高峰,人口超過6億,四年後又至少增加了5000萬。1962年到1973年間進入了第二個高峰,其中1962到1965年是第二次人口出生高潮。1968年到1970年是第三次人口出生高潮。全國人口由65859萬增加到89211萬,1967年統計全國人口為76368萬,是1949年的140.98%。這個人口增長速度還未到達減慢的階段,從1974年到1990年,人口持續增長高達至94974萬。雖然這增長比例上是減慢了,但這龐大人口數量的增加,埋藏著許多危機,最令人擔憂的是這些危機會影響到我們的利益呢?1

二、計劃生育的需要

我國人口迅速增加的問題早在建國初期就引起了政府和一些學者的注意及關心。1953年,即中國進入第一次人口出生高潮的前一年,政務院副總理鄧小平首先提倡計劃生育,政務院批準了衛生部修訂的《避孕及人工流產法》,同年還進行了人口普查,查明我國人口已超過六億之多。1954年,邵力子先生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發表演講,呼籲計劃生育。次年馬寅初教授再次重申了計劃生育的重要性。2

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人口問題受到更大的重視。1978年中央提出“最好一個,最多兩個”的要求。1980年又提出每對夫婦只生一孩子的號召,並開始採取堅決措施,嚴格控制生育。其後計劃生育工作不斷得到加強,確定了“一胎放環,二胎結紮”的政策,“不論哪種情況都不能生三胎”,後來更提倡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3 這些都顯示我們已經注意及關心人口不斷增加這個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確實是需要急切及正確妥當的解決。人口膨脹確實帶來不少影響,這些影響大多數是負面的。

三、傳統文化與人口膨脹的關係

1987年的一個統計,人口增長率為零的國家有英國、瑞典、意大利等,相比起我們的中國,實在是相差太遠。我國的增長率實在是高得很,大約這是由傳統文化形成的。4 中國人口的增長率因推行計劃生育政策而在某程度上得以控制,然而,人們的生育觀念是否也已經改變,如果確實改變了,改變程度如何?這是一個引人關注的問題。從歷史的角度看,生育觀念的形成與經濟狀況有關。我們能否期望,農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後,生育觀念也會隨之而改變?在城市堙A人們的生育觀念是基於甚麼原因而發生變化?5

所有在70年代開始實行計劃生育之後仍然多產的地區,我們姑且暫時稱之為傳統型。現以山西沁縣南山頭村作例子。山西沁繇位於晉東南地區,是一個貧困縣。沁縣屬古之上黨地區,像中國的許多縣城那樣,擁有數千年的歷史。沁繇於1886年(光緒12年)全縣共有22,039戶,79,512人,1912年為92,588人,1931年為115,319人,在全省佔第40位,是全省的人口1%,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6.5萬人。這些偏僻鄉村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極大。6

描述中國家庭結構的文學藝術作品給人們造成了一種錯覺,即以為四代同堂的大家庭是中國家庭的典型形態。其實大家庭不過是一種理念中的“理想形式”而已。在現實社會中,中國的家庭形式自古至今一直是以主家庭和核心家庭為主的。大家庭的理想之所以能夠形成,其原因在於在農業社會中,家內的勞力多寡與家庭的富裕程度成正比。因此,人手眾多的大家庭就成為人們心中的理想境界,多子多孫便成為人人追求的目標。除此以外,根據調查報告顯示中國的農村人有以下幾個觀念:“田堛漪#p沒個男孩怎麼行,抬個重東西沒個人就不方便。”及“有的活衹能男孩做,比如說耙田。”一個借住在南陽村的農家,父親在城塈@建築包工隊長,家堸N有口糧用。去時見到他家14歲還在上初中的男孩正在放農忙假,在他們家豪華小樓後面的口量田堹悒苤C還有一位村民這樣說:“種田沒男孩子不行,打起架來沒男孩也不行,挑東西,田堛漪○ㄜn男的。”另外,子女的直接經濟作用,主要限於農業地區,在發達國家和我國的大都市中,這一作用已經大大淡化了。在北京自願不育者與獨身者的樣本中,不少人都提到,自己之所以可以作出這樣的選擇,正是因為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工資養活自己,不必依賴子女。因此他們並不一定非要男孩不可,甚至不一定非要孩子不可。7 但中國是一個農業為主的國家,靠耕田為生的農民佔全國總比例的大部分,農民觀念就是要多生丁男,所以不難解釋中國為甚麼會有一直上升的人口數量。很多中國人都受傳統觀念的束縛,如果農業中國一直都受這觀念影響,中國的人口肯定會不斷增加,這是必然的。

再者,中國人一向認為要生男孩以繼後香燈,中國政府限制人民生育,規定只准生一個孩子。結果產生了很多可怕的悲劇,不少女嬰給親生父母所遺棄,甚至被拋棄在街頭,讓她自生自滅。比較“幸福”的女嬰,從此可能會遭受到父母的虐待,以發洩其怨憤。這些都足以證明改變中國人重男輕女的觀念比任何控制生育的活動重要得多。無奈,這種重男輕女的觀念仍深深地影響著大多數人,他們拚命生育,務求能生得男孩以繼後香燈。中國的人口之所以有增無減,大概便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單憑政府的政策都不能達到控制不斷膨脹的人口,甚或可能帶來負面的效果,所以控制人口膨脹這個問題就必須配合教育,改變人民傳統重男輕女及“田裡的生計沒個男孩怎麼行”的思想,才能幫助解決中國的人口問題。

四、人口膨脹的影響

不斷增加人口確實會帶來很大的影響,對經濟、教育、就業及生活水平方面都帶來很多壓力。我們現從經濟及生活兩個有關連方面作分析。

中國地大物博,擁有的天然資源十分豐富,絕不會遜色於其他國家。但為甚麼中國會比其他國家貧窮呢?例如日本。中國的天然資源絕對比日本好。但日本竟能迅速發展,比中國富裕。雖然中國也有發達的地區,例如上海,日本也有貧窮的地區。但大體上,事實告訴我們,當你走到中國大陸的村落和當你走到日本的村落,中國的村落會有較多沒有鞋子穿的小朋友,有較多手執鐵罐的小乞丐,有較多瘦如柴骨的小朋友。為甚麼一個資源較好的國家反而會有較落後的一面呢?原因很多,但其中一個可能是中國的人口太多了,國家實在難以照顧急劇增加的人口,尤其是對孩子的教育。

比起其它國家,我國很多孩子都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加上很多家庭收入微薄,經濟負擔沉重,使讀書成為一種奢侈的東西。因為讀書除了要花錢外,亦會減少家庭本身的勞動力,開支及收入都減少,因而不願給孩子讀書。雖然國家積極推動教育,但因為學童數量實在太多了,相對來說投入的教育經費較少,無法為所有學童提供足夠的學校。因而導致中國的教育水平比其他國家也低,兒童還得不到適當的教育,結果影響了經濟發展,無法發展高質素產業。所以教育落後拖慢了經濟發展。相反來說,如果中國的人口不是增長得這麼快,人口較少,那麼人們便能夠享有更多教育資源,使教育水平提高。人們便可以有更高能力去發展經濟,經濟條件改善,生活水平便相繼提高。如果一個家庭有多個子女,所分享的教育經費自然較少。如果家庭中只得一個孩子,很自然,那孩子便可以獲得較多的教育資金。所以人口太多會妨礙中國發展高質素教育!

另外,一個很嚴重的難題──失業,也是因為人口劇增而發生。失業早已是中國社會的頭等問題,因為中國人口不斷增加;沒有足夠工作崗位,加上不斷的人口增長,令耕地日漸缺乏,失業問題的嚴重性日益浮現。根據胡鞍鋼計算,勞動人口為7.7億,失業人口為1.55億,失業率為20.1%。這個失業率己比楊宜勇及馮瑞計算的23.3%及27.8%的少很多了。8 失業率不但是一個數字,背後更是隱藏了很多問題。人民如果一旦失去工作,為了維持生計,只好鋌而走險,這不是影響了中國的治安嘛?失業的發源點是不斷加速的人口,因此,人口問題後果很嚴重,而且往往都是負面的。

我個人非常同意馬爾薩斯的《人口論》,認為兩大基本建設:第一是要生存,生存就需要食物;第二是異性相吸。但關於這一點,我亦很同意康多謝的建議:結婚無妨結婚,生育則可以避免。9

人口增加帶來很多問題,例如食糧問題,物價問題,居住問題,政治及資源問題。中國雖然地大物博,但對於不斷增加的人口,形成了沉重的負擔,這些問題意味著生活水平難以改善,以下先談談人口激增對食糧方面的影響。

人口是按幾何級數地增加,糧食則按算術級數增加。馬爾薩斯為了証明人口是按照幾何級數增加的理論,特別舉出美國為例。美國天然資源極為豐富,人民生活方式比較單純,所以很以用人為方式節制生育。馬爾薩斯列舉美國歷年人口增加的速度,在25年之間增加了整整一倍,這還不包括由國外入境的移民在內。因此,他由這一証據推演出來的結論是,任何國家的人口,如無任何節制,不受天然資源不足的壓力,其增加率大概都是在25年至30年間增加一倍。問題是第一個25年後,糧產是無論如何無法再增加一倍的。馬爾薩斯用數字來表現這兩種差別。人口增加是按幾何級數遞增,人口按1、2、4、8、16、32的比例而繁衍,無奈糧食則按1、2、3、4、5、6的等級增加。所以,人口的增加是會影響糧食的供應,一種人類生存的必須品。中國以農立國,近年工商業開始發展,故糧食也有部分依靠其他國家。隨著人口不斷增長,糧食供應亦趨於短缺,從而影響食糧的價格。

另外,居住亦是人口增長帶來的問題。人口不斷增加,土地供應有限,於是供不應求而使地價上升,房地產價格提高,最後人民的負擔增加了。這是人口增加的後果,這現象正在各大城市出現。中國人口愈來愈多,如果國家未能及時解決問題,人民生活愈來愈困苦,怨聲載道,社會便會不穩定,最後亦會影響政治的安定。這是一個隱憂!此外,天然資源例如煤、石油等也會因人口的大量增加而加快消耗。人口不斷增加,而資源供應量不變,中國最後一定會面臨資源缺乏的問題。

五、擺脫生命周期的召喚

中國傳統文化一般都認為要兒孫滿堂,希望國人認識到這文化帶來的後果。10 中國農村文化顯然屬於未發展階段,也就是說,在這個文化堶情A人們不能按自己的意願去選擇某種生活方式。現在不少農民的生活已經比較富裕了,具備了作出選擇的物質條件,但他們沒有去做脫離早已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的選擇。這像一些生活在海堙A長大要到上游小溪去產卵的魚兒。到了產卵的季節,它們就不辭千辛萬苦遊過大江大河,跳過激流瀑布,直到江河的源頭。與其說這種行為出於魚兒自身的欲望,不如說是因為它們別無選擇。到了生命的這一刻,魚兒除了去產卵,就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別的事可做。人類的行為和鮭魚一樣,他們一致響應生命周期的召喚,衹要到了時候沒有外力制止,就一定要生育。這種文化的原始性,就表現在它的生物本性上。

馬寅初說人口太多就是我們的致命傷。我們常說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是我國驕傲條件之一,實際上卻是一個沉重的包袱。馬寅初認為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以四大家族為代表的官僚資本主義的殘酷剝削,固然是造成我國貧困的根本原因,但是人口眾多也是我國貧困的原因。解放後生產力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改善了,但是這個改善卻受到人口問題很大的限制。11

六、如何解決人口不斷增加的問題

最後,希望中國人開始醒覺,明白人口膨脹的負面影響。如果中國人民仍然不關注人口膨脹這個問題,相信不久中國人會生活得更加艱苦,中國經濟的發展會更困難。對於不斷增長的人口,無疑是要作出有效的處理方法。要進行一個全面,有效率及有效果的改革,就必須對症下藥。我們可以怎樣的對症下藥呢?這就必須由人民和政府一起努力才能夠發揮理想效果。

1、人民

為了家庭和國家,人民先應該徹底打破傳統生育的觀念,消除多子多孫能夠增加勞動力的想法,加強控制生育。也就是說令自己投入一個現實的空間。人民應清楚明白不一定要“一追再追”,務求能生一個男,這樣不但使人口不斷膨脹,也會令下一代的生活水平下降,使其得不到適當的教育,從而影響整體的教育水平。另外,也要認識到多孩子不單不會增加勞動力,反而會令生活水平下降。因為子女數量多,所付出的教育費也增加,如無法負擔教育費,讓孩子得到好的教育,當然無法讓孩子擁有好的競爭力。再者,中國的工商業發展迅速,人們可以投身工商業,不必局限於多勞動收穫少的農業。此外,很多人誤以為人多,打起架上來都會多個人幫忙,這不是忘記了法律的效用嗎?對於某些人認為孩子有養老保險效用的觀念,也是一個誤會。有工資收入的人迅速增加,人們可以憑著儲蓄來養老,不必再依靠子女的回報。中國大城市已經實行了老年保險制度和社會保險制度,都可以令老人生活得到保障。12

2、政府

政府應不斷推行及宣傳控制生育,給人民一個正確的生育觀念。另外,政府應加強對人民的照顧,除了不斷進行宣傳教育,令人民能夠擴闊見聞,跳出傳統文化的局限。但社會福利應有限制,如馬爾薩斯所說:政府應意避免鼓勵那些無力養活兒女的人們大量生育。生了孩子如果養不起,把問題留給國家和社會。這是不合情理的。因此民間或政府機構對貧苦人民施捨救助應有限度,因為這些施捨的動機雖好,卻未能增加糧食的總量。其結果足以使物價上揚,物資短絀。馬爾薩斯更不贊成公共住宅的計劃,因為定價低廉甚至免費的平民住宅,足以刺激早婚,間接助長了人口增加的速度。較高的工資也將有類似的不良的後果。面對這種種問題,馬爾薩斯認為打破難局的途徑只有一條,那就是遲婚,而且要加以“道德性的自制”,更坦白的說,就是節育。13

七、小結

人口是中國的一個頗嚴重的問題,中國雖有豐富資源,但如果後天不施加適當的運用,很易給大量人口浪費了。人口膨脹表面上沒有多大的問題,但經過小心觀察研究,便會發現其中蘊藏著的危機,這危機正在不斷擴散。或者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就是因為疏忽了這個甚有“潛質”的危機,被這個沉重的包袱拖累!

本文結束的時候,中國科學院發表了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在廿一世紀要持續發展,關鍵在於能否實現包括人口、能源消耗和環境退化三大“零增長”的策略目標。

報告說“控制人口增長”是確保中國可持續發展的首要戰略。中國目前的人口增長,已逐步偏向自然增長率為零的方向,總體發展已逐漸步入低出生率與低死亡率的階段,令中國具備充分條件,在2030年達至人口零增長的目標。達到這目標後,將可使每年國內生產總值,提升1.2%至1.5%;就業機會將因而在原有基礎上,增長6.5%至7%;資源與利用彈性系數,將在原有基礎上,再提高15%;中國人文發展指數速度,將提升13%。

在實現人口規模零增長後的十年,須將資源與能源消耗速率控制至零增長;至2050年若能達到生態環境退化速率的零增長,中國整體上開始了可持續發展的良性循環。由此可見,控制人口的增長,將成為中國頭等的大事!

1 成漢昌、劉一皋:《中國當代農民文化─百村調查紀實》,(河南,中原農民出版社,1992年),第256頁。

2 成漢昌、劉一皋:《中國當代農民文化─百村調查紀實》,第266頁。

3 成漢昌、劉一皋:《中國當代農民文化─百村調查紀實》,第267頁。

4 李銀河:《生育與中國村落文化》,(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3年),第6頁。

5 李銀河:《生育與中國村落文化》,第10頁。

6 李銀河:《生育與中國村落文化》,第12頁。

7 李銀河:《生育與中國村落文化》,第81頁。

8 鍾朋榮:《誇世紀難題──誰為中國人造飯碗》,(北京,中國經濟出版社,1998年),第2頁。

9 唐斯博士:〈馬爾隡斯及其人口論〉,《改變歷史的書》,(台北,聯經事業有限公司,1998年),第60頁。

10 李銀河:《生育與中國村落文化》,第180頁。

11 馬寅初:《新人口論》,(北京,北京出版社,1979年),第66頁。

12 李銀河:《生育與中國村落文化》,第87頁。

13 唐斯博士:〈馬爾薩斯及其人口論〉,《改變歷史的書》,第64頁。